金算盘

王振华的常州“欢场”

发表于: 2019-07-09 

  “这里的风水被破坏了!”7月6日下午4点半,陈先生(化名)和老邻居们,坐在武进区湾里社区一处角落里喝着茶,他指着200米外的一栋恒大地产正在建设的高楼:“这楼49层啊,王振华的老家就在那个位置。”

  “这里的风水被破坏了!”7月6日下午4点半,陈先生(化名)和老邻居们,坐在武进区湾里社区一处角落里喝着茶,他指着200米外的一栋恒大地产正在建设的高楼:“这楼49层啊,王振华的老家就在那个位置。”

  无雨的下午,他们会聚在王家祖宅附近聊天喝茶,最近的线岁的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被刑拘。媒体曝出的细节令人震惊:9岁、12岁两名女童,被其母亲的友人周某某,以游玩迪士尼为名,带往上海某星级酒店……事后,王振华给了周某某1万元。

  7月的常州,骄阳似火,忍受其炙烤的,并不只有暴露在外的事务,还包括人性。熟悉王振华的人,深感疑惑;讨厌他的人,则愤慨地认为他早该被抓了;而他的亲人,则认为他被下“套”。

  王振华的哥哥王新华接受《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上海警方至今未发布认定王振华犯罪事实,我怀疑被人下套。”

  连日来,《等深线》记者前往常州、上海等地进行实地采访。出生于武进区湖塘镇王野鸡村(原名,已拆迁)的农家子弟王振华,他的成长历程到底是怎样的,他与常州官场还有怎样的关联,他与周氏姐妹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王振华是新湖中第二届高中毕业生。”7月9日,王振华的高中老师周先生对《等深线级的,他当时读书成绩属于中上,但是没有考上大学,后来工作期间再去读的电大。”一些媒体的报道中,将王振华误写为初中毕业。

  王振华是武进区湖塘镇王野鸡村村民王三大的第五子,多子的情况下,王振华的童年并不轻松。旧时常州东西两仓为漕运之粮仓,上世纪60年代中期,常州的东仓桥由于长期受河水侵蚀,一夜之间就垮塌。这是小城常州当时很大的一件事。王振华也在洪水时常泛滥的幼时记忆中成长。王家的亲戚方女士(化名)还记得当时王振华家贫寒的情形。她对《等深线》记者说:“王家当时挺穷的,怕是村里最穷的,五个儿子啊!”

  伴随着贫穷的童年,王振华进入了创立才一年的武进区湖塘公社(当时为公社)新湖高中。他的妻子陈某,也在同一年进入了新湖高中。两人都是1962年出生,但并不是一个班的同学。陈某的家境,比王振华要好一些。高中时期的王振华,勤奋却又寡言。高中老师对于其并没有太多特别的印象,记忆中王振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没有考上高中之后,王振华读了电大,顶替母亲进入了武进第一棉纺厂。开始了企业生涯的王振华,进入了快车道。

  根据公开的信息,以及工商档案资料显示,王振华是在1993年下海。1993年,王振华成立了一家武进市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工商资料原文如此,记者注)。上世纪90年代的古城常州,迎来了开发的热潮。沿海和内地,彼时旧城改造与新城开发并举,巨大的财富机会摆在了王振华面前。

  1996年,王振华创立了新城控股,新城控股承建的首个物业开发项目是中凉城第二期。中凉城第二期位于常州市郊。一路开挂的王振华,在常州市范围内开发了众多房产。

  《等深线》记者在当地,不时就会看到王振华开发的楼盘和商业物业。然而,王振华唯独没有在王野鸡村祖宅进行开发。而今,王野鸡村所在地是恒大进入常州的一个重要楼盘,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楼盘边上众多的打黑除恶标语格外明显。《等深线》记者与多位当地人士确认,最高的一栋楼所在地大致位置正是王家祖宅所在地。当然,2008年就拆迁完成的王野鸡村早就物是人非,一切换了模样,要准确辨认当时的地方并不容易。

  上世纪90年代的大开发中,王振华获得了快速的财富积累。亦有传言,90年代的宏观调控中,王振华也曾经遇到了麻烦,一度想要自杀。王家亲戚否认了这一说法。但有亲戚告诉《等深线》称,五兄弟中,王振华的一个哥哥因为抑郁症自杀。

  经过了近10年的常州打拼后,王振华的事业得到了更大的发展。走出常州前,王振华已经迈出了资本的第一步,新城控股集团地产(900950.SH)在B股借壳上市。2001~2002年,王振华又走出了重要的三步:2001年进入南京、2002年进入上海、2002年就读长江商学院EMBA首期班。

  王振华事业发展的时候,他的几位家人也闪现在王振华的公司版图中。根据相关上市公司的资料,王振华的哥哥王新华亦在新城控股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未在公众公司信息披露中出现的其亲属,《等深线》记者不提其姓名或隐去全名)。常州富域以项目公司的形式成立,开发湖畔春秋及府翰苑。其于2002年4月27日成立时由王新华及沈女士分別持有10%及90%股份。而在公众信息中,王振华的其余家人,母亲王女士、妻子陈女士也闪现在公司架构中。

  《等深线》记者在当地采访中,王新华和王家的一些亲戚,对于网上的一些情况提出了质疑。王新华对《等深线》记者表示,现在王振华没有被批捕,如果证据确凿,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公布呢,我们怀疑背后是不是有其他事情,是不是被人下套。一些亲戚也表示,王振华很孝顺母亲,也做了很多慈善的事情,不敢轻易相信他能够做这种事。

  韵事中,除了某电视台主持人意外地与新城控股旗下的商业品牌吾悦广场谐音之外,周家姐妹也在这一轮巨大的风暴中露出了身影。

  《等深线》记者获得的独家调查结果显示,大姐周某芳于1970年6月出生,这与警方公布的周某某49岁刚好契合。她还有两个妹妹,其中二妹从网上流出的视频和图片中甚为貌美,出生于1971年8月。而在采访中,其三妹口碑甚好,并没有卷入其中。

  接近大姐的人士透露,周某芳有吸毒和放高利贷等情况。《等深线》记者与当地警方进行联系,尚未获得进一步证实。周氏三姊妹的父亲周某某,在府北新村32幢某单元有一套安置房,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大姐周某芳的安置房,就在左手边隔壁。《等深线室的现住户中年男子对被敲开房门很生气,称“这个房子已经跟原房东没有关系了,几年前我就以签协议的方式买下了这套房子,我家里有老有小,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等深线》记者几番打听之下,获悉周家姐妹的父亲周某某就住在该小区北侧,穿过常州外环高架路的某某锦宛内。该小区总户数为2902户,容积率低至1.78,绿化面积高,设有半隔离围墙,上挂刀片式铁丝网。

  公开信息显示,周某某在2009年8月20日设立了常州浩新建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注册地址即为府北新村32幢某某室。周某某将自己的公司注册在了其长女周某芳拥有的住宅,却把自己名下的住宅进行了出售。

  今年7月7日,32幢某单元大门处,贴出了802室在2019年3月30日至5月31日的水费通知单,上面显示,2019年6月份时,周某芳欠费为37.30元。4月份、5月份,该房屋的用水量为10吨。

  坊间传闻,出生于1946年的周某某设立的常州浩新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浩新”)为王振华旗下地产项目进行建材供应。目前,各方并未对此进行证实。《等深线》记者查询到周某某及其女儿的社交账号,但经联系,未获得响应。

  然而,周某某介入建材领域,周某芳和二妹还在2012年发起设立常州卓华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二人各持股50%。2012年9月28日,该公司更名为常州力与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力与城”)。对于周家与王振华的一些关系,王家亲戚也予以了证实,但是并不愿意阐释更详细的情况。

  常州力与城的注册地址为武进区湖塘镇花园街某地。该处房产为大姐周某芬与一位周姓人士的共有房产,建筑面积为358.1平方米,二人各占该处房产50%的比例。

  《等深线》记者还获悉了相关企业的资产负债情况和经营情况。其中,常州浩新建材有限公司2010年的总资产从2010年初的2000余万元,增长到期末数的2555余万元,资产增长500多万元。其全年销售,2010年高达4476.7万元。而在2011年,其全年销售为8687.56万元。显然,从这两年的数据看,这家公司经历了一个飞速发展期。常州力与城的营收情况中,并不显山露水。2012年的经营情况显示,净利润仅为3.92万元。

  坊间流传的图片和信息中,三姐妹的情况真真假假。一些接近三姐妹的人士鉴别后,指出存在甚多错漏。

  《等深线》记者在常州湖塘镇河留村探访时,河留村也早已拆迁。昔日,周家三姐妹温馨和谐生活的小村落已没有了原来模样。

  《等深线》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本次涉嫌猥亵幼女的王振华,其旗下产业中,有一块业务专门经营幼童及儿童娱乐的产业,且这一产业在其商业版图中,在架构体系中分量较重:就像其设立新城控股等主要公司的架构一样,其幼儿娱乐产业的架构,先通过设立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再经香港公司,在上海设立运营平台公司,再经营包括常州在内的内地几十家幼儿娱乐公司。

  多奇妙的官方网页目前已经关闭,无法访问,但网站的首页2019年6月29日的快照仍在,这意味着,至少2019年6月29日时,该网站仍可访问。这一天,刚好是王振林涉嫌猥亵幼女之时。

  多奇妙的官方微信介绍称,多奇妙创立于2015年,是一家全国连锁的儿童乐园品牌,以“让孩子们幸福快乐地享受成长时光”为愿景,多奇妙专注为2~6岁孩子提供多才的项目和场景、奇趣的课程和活动、美妙的服务和陪伴,致力于打造家庭、幼儿园之外孩子的第三空间。

  这一说法的美妙动人,与王振华涉嫌猥亵幼女并致使其阴道撕裂,形成强烈反差。

  经当地人指点,《等深线》记者在王振华旗下的吾悦广场综合商业体内,找到了武进区五宜北路和人民中路交叉路口的吾悦广场。广场的底楼中庭,有一处约25米见方的充气围栏,内设一些3D卡通造型,以及一池彩色塑料球,供幼儿及儿童玩耍。充气围栏的外侧,印制有“多奇妙”LOGO及卡通造型。

  吾悦广场的3楼,才是多奇妙的标杆之地,这一国内三四线城市,配备了差不多是在国内领先的一处幼儿、儿童游乐场地。其推广文本称,该处多奇妙占地1000平方米,汇聚了世界先进的游乐游艺设备,3大场景和近40个玩点,雕琢了多彩海洋、奇幻森林、妙趣小镇,包括高达12米的跨层攀爬、长达7米的玻璃栈道。

  此外,高达12米的糖果瞭望塔,连接2楼至3楼,5万个色彩缤纷的波波球,10余个乐趣丛生六合开奖记录,科学安全的玩点。

  不过,此处的多奇妙价格不菲,儿童单人单次的价格为198元,年票的价格为1099元。《等深线》记者注意到,此处多奇妙场馆内,摄像头选用的不是商场常见的球形定焦摄像头,而是采用的枪型摄像头,枪型摄像头的矩形外壳内,可以配置变焦摄像头。因无法进去场内,暂无法确认场内是否有云台摄像头(可以转动并变焦)。

  该多奇妙场馆的工作人员拒绝回答有关该场地内的影像信息是否安全,或是否可能被人在后台或远程偷窥的问题。他说:“对不起,不知道。”

  多位守在该处多奇妙场馆外的家长或亲属,无法将新城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王振华猥亵幼女一事,与吾悦广场的多奇妙联系起来。他们很吃惊地反问道:吾悦广场是王振华的?随即紧张地往场馆内张望,但随即安定下来,有些迟疑地说,应该没问题吧。

  《等深线》记者全面筛查了多奇妙的架构。2014年9月12日,王振华在香港设立香港凯盛发展有限公司(公司编号:2143669),注册资本金为1港元,香港凯盛的股东是龙邦投资有限公司(DRAGON STATE INVESTMENTS LIMITED),龙邦投资是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无法确认龙邦投资的股东。不过,香港凯盛的唯一董事为王振华。王振华注册香港凯盛使用的是香港身份证,证件号码为R26﹡﹡55(1)。

  香港凯盛2014年11月4日出资200万元,设立了常州凯拓咨询管理有限公司,王振华任法定代表人,吕小平任总经理。吕小平与王振华旗下22家公司有关联。

  常州凯拓2014年12月8日出资1.88亿元,持股94%,与上海两家企业管理咨询中心设立上海孩儿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2015年3月10日,上海孩儿宝更名为上海新城多奇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上海新城多奇妙旗下现有分布在全国的13家子公司,全部为100%控股。另3家子公司已经注销。现上海新城多奇妙旗下共控股有25家企业。

  2019年3月26日,上海新城多奇妙在上海市的一宗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开庭。目前暂无法确定该案具体内容,以及是否已有判决。

  《等深线》记者在常州调查期间,一度疑惑王振华老家所在地“王野鸡村”,为何由恒大集团进行建设。

  调查中有熟悉相关情况的人士透露,其实之前王振华跟其“王野鸡村”及附近村的负责人谈过,但因相关负责人要求占股并分一部分房屋及门面等,双方条件未能谈妥。随后,实力更为雄厚的恒大集团瞄准这一地块,最终新城控股出局。

  王振华在常州当地的发展,无疑与常州城市发展扩容密切相关。然而,城市快速发展中往往原始的积累中,一些畸形的政商关系也在蔓延中。

  王振华2001年借壳的江苏五菱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曾经的第一大股东为常州市武进夏溪农机具修造厂。当地一些人士对《等深线》记者透露,早期王振华通过并购一些工厂或企业的方式,低价获取土地资源,在调整土地用途后用于房地产开发,完成了快速积累。

  曾在该市原储运公司工作的一位人士表示,新城控股通过兼并该公司的方式,完税之后出资1亿元,通过收购员工手里的所有股份,获得了该公司几百亩土地,后用于开发。该人士当时的股份及工龄工资补助,共获得了30万元。原该市储运公司主要负责人因持有股份多,获得超过1000万元的收益。

  新城控股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目前在常州市共有38个住宅项目,其中在武进区内的住宅项目多达18个,占比47.36%。该公司在金坛区的项目仅为1个,在戚墅堰区的项目为2个,钟楼区的项目为4个,新北区的项目为5个,天宁区的项目为8个。从数量看,王振华的老家武进区,显然是新城控股早期发展的重中之重。

  如此重要的武进区,家乡情结,复杂的官场关系,似乎都难以避开。2016年1月22日,新城控股公告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振华因个人原因,正在接受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

  2015年末,常州官场掀起了惊涛骇浪,一些重要官员纷纷落马。2015年12月,常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沈瑞卿,涉嫌严重违纪接受江苏省纪委调查。先前,沈瑞卿曾在武进区担任人大常委会主任5年。2016年1月11日,常州市武进区委副书记凌光耀、常州市农业委员会副主任吴小琴,均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沈瑞卿于1999年12月至2002年11月期间,任常州市钟楼区委副书记、区长;2002年11月至2005年8月,任常州市钟楼区委书记;2005年8月至2005年12月,任常州市武进区委书记;2005年12月至2011年5月,任常州市委常委、武进区委书记等职;2011年8月至2012年1月,任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

  最高人民检察院2018年1月15日公布的沈瑞卿的起诉书显示,2007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沈瑞卿利用其担任中共常州市委常委、武进区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接受某某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某某的请托,为该公司在项目审批、银行贷款、土地费用优惠、拆迁进度推进等事项上提供了帮助。为此,在董某某安排下,沈瑞卿通过让其在新加坡定居的女儿沈某某到某某集团有限公司在新加坡的合作伙伴某某公司领取工资的方式,从2009年4月至2014年12月,共计接受对方公司以工资形式给付的贿赂款新加坡币58.5909万元,折合人民币286.1090万元。

  经查询关键词,常州市现含“集团有限公司”字样,且现法定代表人姓蔡的,只有注册地在该市新北区的常州某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蔡某某。不过,目前没有确切信息显示该公司及蔡某某与沈瑞卿有关联。

  《等深线日下午与武进区监察委进行了采访,监察委相关人士表示:“现在人员调动(监察委)比较频繁,不清楚具体当时是谁在负责,另外我们对于正在进行的相关调查会有一个保密规定,除了正式公布相关调查进展。”《等深线》记者还了解,一些常州及武进当地的退休官员,在新城控股及旗下公司任职。目前,国内一些地产企业,甚为喜欢将一些退休官员甚至因为某些原因失去官场职位的前官员延揽。

  随着有关部门的调查,相信更多的细节会披露。王振华用心搭建的常州“欢场”也走到了尽头。